E滁州|bbs.0550.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91|回复: 4

[散文随笔] 《琅琊山系列乡土文学》之《外婆的火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外婆的火塘》
    殡仪馆高高的烟囱上,外婆化作一缕轻烟,缓缓地随风飘然而去。终于,外婆又可以和外公团圆了。
外婆走得安然。
    外婆今年八十五岁。外婆的身体一直很好,几乎没进过医院。外婆坚持自己做饭、洗衣服,从不要小的们照顾。只是去年冬天栽了一跤,舅舅们把外婆送到医院,医生就再没让外婆回家。舅舅们隔三岔五地去医院探望、陪护。外婆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眼看就到春节,外婆要求着回到了高庄她自己的小屋。外婆不想老死在医院里。
    外婆的小屋有两间。回到家,外婆似是有了精神。只是把枕头下放着的那根枣褐色的桃木棍子又杵了起来。那是外公用过的拐杖。外公七十多岁时从牛背上跌下来,走路不再利索,外婆时时处处搀扶着外公,多少次,两人一起摔倒,外公就自己找了一根枣褐色的桃木棍子。那以后,外公再没让外婆扶过。桃木棍被外公的手茧磨得又光又亮,直至有凹痕的时候,外公故去了。
    外公故去的时候,外婆一滴眼泪也没掉,坦然地指挥着儿孙们料理着外公的后事。
    倒是我的父母,也就是外婆的大女儿和女婿前年因病相继去世时,外婆哭得比谁都伤心。我是父母唯一的女儿,镇定地依次办完父母的丧事,便扑在外婆的怀里,外婆搂着我老泪纵横……
    外婆一生养了八个孩子,除了我的母亲外,全是男孩。外婆和舅舅舅妈们的关系都特别好。平时,无论是谁家来了客人,外婆都会在厨房帮着忙活。这几年,舅舅舅妈们陪着各自的孩子住到城里,都曾接外婆一起去住。外婆不愿,外婆就住在高庄。
外婆最喜欢七舅。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外婆在其他几个舅舅舅妈们面前从不避讳她偏袒七舅和七舅妈。外婆的小屋紧挨着七舅的房子。因为离得近,逢年过节,儿孙们看望外婆,七舅就得多招待些,于是,七舅妈在厨房忙活,外婆帮着添火,七舅则拿着手机一家一家吆喝着过来吃饭——这是我们回到外婆家最常见的镜头。外婆被灶火映红的脸庞是我对外婆最深刻的记忆。外婆从不许我们插手。外婆乐意享受自己出力为儿孙们做的饭菜。只是近几年,因为陆续城里买了房,儿孙们再没有齐整地聚集一起的机会了……
    杵着拐仗的外婆嘱付舅舅们把小屋里的空调拆下来,又弄来一些砖头在外婆的床前垒了一个大大的火塘,再去弄些半干不活的树根。就是烤火也有栗炭呀,外婆却非要儿孙们蹶着屁股用吹火筒狠命地把火塘里的树根吹着。火未起,小屋已被浓烟弥漫,呛得屋里人眼泪直流,又不敢不做。
    好熟悉的场景。记忆中,我和六舅、七舅挤在外公外婆的床上,一大早,外公拿着吹火筒憋足了劲在火塘旁吹火,火苗升起后,外婆就把我们几个还有尿味的棉裤拿到火塘上烤,烤热了,再给我们一一穿上。忙活完上工去了,我们几个小的就满屋子找玉米粒或其它能吃得东西,围在火塘边一粒一粒地崩。六舅不知从哪找出了外公平时用挑网打来的五分硬币大小的钱钱鱼,用铁丝串上架在火上烤。(现在去城里吃烤串,怎么也吃不出当初的那份滋味了)。为了抢崩出的半生不熟的爆米花和钱钱鱼,我和六舅经常打架,打不过就到外公外婆那告状,六舅也肯定会挨一顿骂。气极了的六舅就撵我回家,再告状,六舅就只有挨打的份了。小时候,六舅真是恨极了我,现在还常常诉委曲。七舅和我闹不起来,也不敢招惹我,他打不过我。我和六舅同岁,比七舅大两岁。七舅憨厚本份的性格或许就是那时候因为我的强势而养成的。直到现在,七舅都尊重我这个比他大两岁的外甥女,当然,我更尊敬他。
    火塘伴随着我们一点点长大。后来,外婆的孙子也就是我的那些表弟表妹们又重复着我们当初围着火塘吵闹的轨迹,继续着,一年又一年。火塘边的人越围越多,一代代长大。总之,外婆的小屋是热闹的,总是挤满一屋的笑声。只是,后来烤的不再是爆米花、钱钱鱼,猪牛肉、咸鸡咸鹅,全被孩子们搬到了火塘边。再后来,外婆的小屋装上了空调……
    转眼就到了年三十。一大家老少四代五十多口全聚到了七舅的堂屋。多少年没这样的场景了。外婆知道,这次的齐聚全是因为自己,外婆的心里有数。
饭后,儿孙们照例依次来给外婆叩头。往常,老少弟兄之间,不分彼此,都会摁住正叩着的那位,无休止地叩下去。今儿没有。似乎儿子孙子和重孙给外婆叩头成了礼节性的例行公事,按部就班,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和无拘无束。外婆的眼睛能洞穿,包括先前吃年饭时弟兄妯娌之间的客套和礼貌。但是,外婆终是高兴的,高兴的几乎落泪。外婆说,过年了,家家都有自己的事,白天各忙各的,晚上都到高庄来。外婆还说,正月,所有的生意停止一个月,除上班、上学的外,全在高庄陪她过年。
    于是,从年初一开始,舅舅舅妈和他们的儿孙白天忙着拜年、回年,做客、待客,晚上则开着车子纷纷赶到高庄外婆小屋的火塘边。因为外婆发话了,因为外婆的时间不多了。
    外婆就不停地叨叨:家有粮千担,一日只能吃三餐,家有金银山,到老只是看一看;什么生意有价情无价等等。也不知外婆哪来的那么多话。有听烦了的,就到七舅的堂屋打牌。
    外婆的心里如明镜一般。孙子孙女们大了,儿子们的负担相应就重了。他们得想着法子拼命地挣钱。其间,老大去城里做小买卖,攒了些钱买了几间小房子落脚。赶上城市开发,得了两套房子,老二就想匀一套过来。几年过去,房价上涨,两兄弟闹了不愉快。老三和老四在城里合伙开了个小餐馆,后来生意越做超火,规模也越来越大,因为出资和分利,也闹了意见,不欢而散。老五和老六在水库边开了个黄沙场,因水源地保护,关闭了其它沙场,两弟兄的沙场成了香饽饽,两人都想独掌沙场,也动了肝火,几乎动粗。这些年,儿孙们的钱算是挣到了,可是弟兄的情谊却越来越淡,隔阂越积怨越深。外婆最怕的是曾经围在她身边嘻戏打闹的孙辈们之间的感情会由此渐行渐远,终有一天,会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愈发的陌生,亲情就会撕裂,甚至自残。
    外婆只是不停地叨叨:一个火塘烤火的是亲人,一个坟头叩头的是亲人……总之,外婆叨个不停。
日复一日,每天晚上,小屋的人任由外婆叨叨,七舅堂屋打牌人的争吵也越来越热闹。那种喧嚣和无拘束无顾忌的吵闹正是外婆所想要的。外婆要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把这有裂痕的亲情重新聚拢在一起。
    渐渐地,外婆原本白亮白亮的小屋,被半干冒着水泡的树根薰的漆黑铮亮的时候,舅舅们的眼里涌出了泪水。外婆知道,那不是烟火熏出的眼泪,她了解自己的孩子。什么能比一家人围坐在一个火塘边,其乐融融地相谈相争更珍贵呢。
    正月的最后一天,外婆显得特别有精神。招呼媳妇们包了十多筐的饺子,又从城里请了专业的摄影师来家拍了一张大大的全家福。五十多人呢。外婆说,多洗几张,待婚待嫁的,人手一份,这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呢。
    知道舅舅们喜欢饺子醮蒜泥,七舅妈拿来了一大堆的蒜头,舅舅们就在外婆的火塘边一瓣瓣剥着、聊着。
    蒜瓣在舅舅们的手里一瓣瓣剥出。望着床上躺着的既精神又虚弱到极至的外婆,不禁让人联想:这蒜瓣不正如舅舅他们弟兄,外公就是中间的蒜柱,而外婆则是把这些蒜瓣包裹在一起的包衣。有了她,这蒜瓣就不会散,这个家就不会散。
写于2015年夏
发表于 2018-11-4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这个字你忌讳么?楼主

点评

下载至手机,转予你的亲人特别是孩子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18 20:52
文学语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18 19:52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8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工艺 发表于 2018-11-4 23:09
”她“这个字你忌讳么?楼主

文学语言。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8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工艺 发表于 2018-11-4 23:09
”她“这个字你忌讳么?楼主

下载至手机,转予你的亲人特别是孩子们。

点评

对不起,我指的是有同感的朋友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18 21:0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8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涧村夫 发表于 2018-11-18 20:52
下载至手机,转予你的亲人特别是孩子们。

对不起,我指的是有同感的朋友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帮助|Archiver|手机版|E滁州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110018 )

GMT+8, 2018-12-14 13: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