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滁州|bbs.0550.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62|回复: 2

[小说故事] 《琅琊山系列乡土文学》之《牛家集佚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5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


                牛家集佚事

       (原稿于2001年秋,时值当下,此现象有过之而无不及,故发此稿……)

     县城往西有座牛头山。牛头山下有个牛头集。牛家集有位牛乡长,准确地说是副乡长、末把手。

     牛乡长有个毛病——贪杯,一高兴就喝的酩酊大醉,且酒后大放厥词。这个人性情耿直,不晓圆滑,十多年了,还是个副职。要论资质,乡里没人比得上他,可人们却说:那个人,只配做尾巴官!

     牛乡长的母亲说是儿子的属相不好——马,牛马生来被人骑。其父则说是家里的地脉相冲,牛家的房子刚好盖在牛尾巴的梢端。

      不过乡里看重他,也少不了他。他的办事效率最快。像是些计划生育罚款、追缴农业税、宅基地纠纷等许多棘手的事情,多是他牛乡长打头阵。好在牛乡长乐此不疲,只要有事做就成,总比呆在办公室里闲扯来得实在些。不过他老牛也有想法,就说计划生育之类的事儿吧,按理说是由计生专干负责的。可书记却说,姑娘家太年轻、脸薄、没经验。没经验要她空坐那个位子吗,净给你小书记焐腿了。好在牛乡长不服归不服,真有具体的事出来了,他还是去抓。

      这回,牛乡长时来运转,还真摊了桩好事。

      那天,乡里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按照县城四牌楼那所公厕的模样,在牛家集街道上一次建五所同样标准的公厕。具体事宜就由他牛乡长负责。

      这之前是没这等先例的。多少年来,像是什么街道改造、政府搬迁、集镇规划等等基建类的事,都是由书记或乡长亲自抓的。牛乡长清楚第记得,自他上任以来,六任书记做了六项工程,四位乡长抓了四个。总之,每一位都是抓个工程才走人,抓不到工程要工程,要不着工程赖上两年等工程,没有工程那是不会走人的。

    牛乡长能揽到如此肥差倒是亏了县长大人。不过牛乡长可没

去烧香。这事来的突然。

       牛家集有句老话:牛家集,真叫奇,饭店二十一,屎尿憋着干着急,找个墙角方便去,被人撞上骂两句,只图轻松不要皮。于是就有一些聪明人,每逢赶集的时候,挑着便桶到街上,找块稍偏的地角,用布子一围,散集时准能担些多是姑娘媳妇留下的肥料。即解人之难又便宜了自己,何乐不为。

       前段时间,乡里抓了个两百亩板栗基地的典型。由乡妇联牵头,组织全乡妇女,大干两个月,胜利完成任务。妇联主任好是风光,报纸、电视、广播捧红了半拉天。其实知情人都知道,这些全是乡书记策划并一手促成的。果子自然是小主任品尝。这不,书记把县长也搬来了。

       那天好热闹,一群女人围着县长叽叽喳喳一上午,弄得县长头都炸了。中午,又难抵那些个大姑娘小媳妇你一杯她一杯的苦劝,县长喝多了,坐到牌桌时还晕晕的。

       每次,几圈下来,县长总会赢它个三千两千。即便是副职来此,也得给他个千儿八百。这已成了牛家集乡历来招待领导们的惯例。账自然是做到财政招待上去。

       今儿县长高兴,也或许是老一套玩腻了,没劲,就突发奇想,不计较输赢,谁放炮谁掏钱。

        结果头四圈下来,县长放了十多炮。县长的脸挂不住了。一千多块出去是小事,县长丢不起这人。堂堂县长牌技竟这等差。县长的尿就急了。这尿一急更是心不在焉。这家饭店只一处茅房,正被那些姑娘媳妇们一茬接着一茬地占着。县长更没心思打牌,结果又放了几炮,县长的脸色就变了,终是坚持不住,也不惜面子和风度了,随意找个借口,自顾向附近的小学跑去。

        小学校离此约半里远。待县长急匆匆赶到学校的厕所解裤子时,那开关再也控制不住——县长尿湿了裤子。

        岂止是尴尬,县长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当秘书忙不迭地赶来时,他的主人正在厕所的拐角晾裤子。小秘书头脑转得快,跑到集上替县长买了条同样的裤子。结果还是让学校的老师们知道了。

         县长哼哼的,招呼也不打,坐上车就走了。

         于是,牛乡长就揽得了这桩美差。

         牛乡长雷厉风行,很快就把选址、拆迁等前期事宜办妥了。书记乡长挺高兴。要得就是这效率,要不也轮不着你。

         当晚,牛乡长的妻子说:有两个施工队的老板,分别送来一万块钱,还说合同签订后再送一万。

         牛乡长一一找了两个工头,退回了他们的厚礼,并问了各自的底价,两人都说二十万。

         回家的路上,牛乡长遇到了在外地承包工程的中学时期的老同学。知他是内行,便领回了家。

        这位老同学打工时,学过工程设计和预算,已达副工程师的资质。牛乡长叫其把建筑材料按批发价计算成本。老同学来得快,只十来分钟就报出了底价:两万七一所,共是十三万五千,不能再少。牛乡长很是高兴,叫妻子又加了两个菜。那老同学说,你牛乡长别想抽我一支烟。牛乡长更是痛快:我没这习惯。

        第二天上班,牛乡长正要去像书记乡长汇报,书记却主动找上了门。书记再三强调此事责任重大,理应由乡党委亲自抓。乡长也说出了同样的理由。

        牛乡长摸不着头脑,进不得、退不得。

        至于书记乡长为何要争这个工程,话还得从头说起。

        书记是外乡调来的,后台很硬。乡长土生土长,没什么后台,全杖灵巧做官场。前年盖政府办公楼,乡长用了一个施工队,后来施工队送了乡长一栋小楼。去年书记调任时,狠抓街道建设,,又用了一个施工队,好处比乡长多捞了不少。去冬乡长又负责盖了二十多间门面房,尚欠施工队两万元工资。施工队的头硬是把两间门面房做了仓库,说不给钱就不交房,搞得乡长头痛,影响也不好。乡长想通过此事,缓和与工程队的矛盾。书记却说与乡长的交易不公平,按顺序该轮自己。

        两人这一争,客观上就剥夺了牛乡长的权利。两位大人又相持不下,建公厕的事也就渐渐撂下了。

        两个月后,夏收夏种结束时,牛家集乡挨了批评。这在牛家集的历史上是没有过的。倒是这两月县里再没一位领导在乡里做过客,乡里的招待费减少了一大块。

        乡里挺不住了,再一次开会研究公厕问题。书记乡长各抒己见,据理力争,两人还是各不相让。无奈之下,派人去集上找维持秩序的牛乡长来商量此事。

        牛乡长心里有谱。牛乡长建议张贴广告,公开竞标。

        待牛乡长打电话通知那位老同学时,人家早在外地承包了新的工程,回不来了,而这两位包工头的底价依旧是二十万,丝毫未减。

        牛乡长一气之下,在招标会上公开了那位同学的成本核算,建议乡里索性把此事在拖一拖。乡里权衡再三,答应了。

        殊不知这一拖坏事了。半月后,乡里接到通知:“省创建卫生小城镇”检查团要来牛家集检查工作。

        乡里慌了。请来两个施工队的头,要他们联手,速速完成工程。结果是两人一口咬定:材料上涨工期紧,工程低价二十五万元……

        后来,检查团因其他原因,没来牛家集这个小地方。牛乡长也因工作不力被降了职。书记乡长私下里说:这人太“牛”,得设法让他犯点错误……

发表于 2018-11-6 19: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才之人啊,必须赞

点评

谁有才 ,领导。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18 20:0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8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有才 ,领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帮助|Archiver|手机版|E滁州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110018 )

GMT+8, 2018-12-14 14: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