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滁州|bbs.0550.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65|回复: 1

[转]从马兜铃的被“活捉”看中医药“解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马兜铃的被“活捉”看中医药“解困”

    黄伟添、郑敏展等人在世界医学权威期刊《科学转化医学》期刊上发表《台湾及更广亚洲地区的肝癌与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广泛相关》一文,“认为马兜铃酸与肝癌之间存在决决定性关联”。

    郑敏展、冯思中早在2013年就在此期刊上发表论文,指出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能引发肾衰竭与肾表皮癌。马兜铃酸所引发的泌尿道上皮癌,每百万个基因可造成150个突变点,破坏力远胜紫外线引发黑色素瘤的111个、抽烟引发肺癌的8个。经医学界确认,马兜铃酸是导致肾癌的元凶,并找到了诱发癌症的突变基因p53。马兜铃酸导致肾癌的机理是将基因中的A核酸改写成T核酸,使基因错误复制,进而演变成癌症。因此,更早些的2012年,马兜铃酸已被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列入Ⅰ类致癌物,即最强致癌物。

    由于药物代谢一般由肝脏解毒,然后经肾脏排出。既然马兜铃酸在“次一级”的肾脏留下了确凿的“行凶案底”,那么在前头与之亲密接触的肝脏是否也受害呢?于是郑敏展、冯思中追踪到肝脏,果然发现:中国台湾(服用中药的广度与深度远超大陆)98个肝癌标本中有78%显示出与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相关的突变特征;这种突变显示,中国大陆89个肝癌标本占47%;韩国231个标本占13%;日本477个标本占2.7%;越南26个标本占19%;其它东南亚国家9个标本占56%。

    与亚洲相比,在北美209个肝癌标本只占4.8%;欧洲230个样本中只占1.7%。

    由此他们得出结论: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与台湾和整个亚洲的肝癌广泛相关。黄伟添进一步解释,所有已知其他诱变物都不会产生马兜铃酸“指纹”这种特定标志物,他们分析了肝癌患者的基因组,发现了大量这类突变,其中一些突变位于一旦变异就可能致癌的基因中。

    在中国乃至亚洲人的肝脏中也在“行凶”的马兜铃因此被“活捉”!

    鉴于马兜铃酸的强致癌性,欧盟特将中药管理按西药上市程序与规范来对待。之后,中国企业没有一个中药能通过审查,实际上已成为对中药变相的禁令。台湾更是禁止了所有含马兜铃酸的中药药品。在大陆,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对策是“限制使用”,只禁了广防己、青木香、关木通这三种被认为含马兜铃酸较高的药物,其余含量较低的药品被列为处方药,以期降低马兜铃酸的使用量。但“事与愿违。甘肃定西市人民医院肾内科工作人员李玉霞发表的论文显示,2004年—2008年间对药房的用药量统计,含马兜铃酸药物的使用量在逐年增加。”

    常用的含马兜铃酸的中药材有:马兜铃、关木通、天仙藤、青木香、广防己、汉中防己、细辛、追风藤、寻骨风、淮通、朱砂莲、三筒管、杜衡、管南香、南木香、藤香、背蛇生、假大薯、蝴蝶暗消、逼血雷、白金果榄、金耳环、乌金草、苦木通、紫木通、白木通、川木通、预知子、木防己、铁线莲、威灵仙、香防己、白英、白毛藤、大青木香等数十种,目前,仅中国药典批准的含马兜铃酸的药材细辛一种,就涉及正在应用的137个中药药品。

    对于马兜铃酸在肾脏的强致癌性,国内医学界显然是“附议”的,但对新近揭示的对肝脏的强致癌性,中药管理部门与一些中医药专家则表示怀疑或认为证据尚不充分或干脆“葫芦僧断葫芦案”。他们的主要理由是:一、中药讲究配伍,十几种乃至几十种药材混合煎熬,毒性可能消除;二、是药三分毒,中药有毒,西药也有毒,不是都可以按照“两害相侵取其轻”的原则在应用吗?

    我以为这两种说法都是不负责任的:其一,马兜铃酸在配伍中消除毒性有证据吗?“可能”肯定不是科学态度,如果配伍能产生“消毒”效果,为什么要对广防己、青木香、关木通下达禁令?其二,“中西药都有毒论”显然是一种诡辩:马兜铃酸的毒性以较高的比例毒害肾脏、肝脏,这与西药说明书上结合病理学一一列出的药理、毒理、药代动力学分析,并将药性机理、功效及可怕的副作用与严重后果标明一样吗?需要强调的是:每个西药药品列出的严重后果只是个例或极少数案例,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并未发现此药品与后果的相关性。如果发现有较高比例的相关性严重后果,要么立即下达禁令,要么根本不准“出生”。

    中医药的困局是:按照西药(即现代医药)标准管理中草药是不可能的。原因是中草药成分庞杂,一种药材就含几十、几百乃至上千种成分,经验性的配伍又让每副中草药含上千乃至上万种成分,每个中医师的经验又不相同,会在传统方子中增删药材品种或增减药量,那是一锅糊涂粥啊,如何着手进行化学(含生化)分析?

    事实是:世界各国或民族都经历过以天然植物、动物、矿物和它们的各种衍生物来治病的阶段,这并非我国的发明或特色,而是古代在科技落后状态中不得已的经验性治病方法,中医不着边际的“阴阳五行”说,解剖学无法证实的经络说等更是远离了现代科学技术。后来,科技先进国家先后应用生物学、化学、物理学、生理学、解剖学等大小学科的发展,衍生出现代医学知识,推动传统的经验性医疗向现代理性医学(我们所说的西医)进化,并应用化学、生物、物理的相关技术,寻找、筛选、萃取针对病菌、病毒的分子单体化合物,各种新的现代药品不断推出,诊疗手段也不再仅仅依靠“望、闻、听、诊”这些“定性经验”,而由层出不穷的听诊器、血压计、心电图、X光机、摄影、超声波、CT、核磁共振、激光、智能机器人不断将现代医学推向定性、定量、、准确、精确的方向,为人类造福。显而易见,所谓西医,就是人类近、现代科学技术在医、药领域发展的丰硕成果。

    我国由于科学与技术曾长期落后,传统医学没有能像近、现代世界科学技术较先进的国家那样蜕变为现代医学,因此还长期依赖经验性的传统医、药。这个现象并非中国独有,而是几乎所有亚洲、非洲、南美洲的发展中国家、民族乃至落后国家与地区的共同现象。而现代医、药的迅速发展和广泛传播,给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带来的益处是巨大的,是有目共睹的。有人叫喊要用中医药来“拯救”现代医药学的那种“自信”无疑是痴人说梦。正如有的网友指出的那样:现在假如全国的西医院关闭,中医院也停用现代诊疗、医疗方法,其局面是可以想象的吗?!

    科学技术无国界,医学作为科学技术的一个重要应用性学科和专业技术领域,也是如此,它只有传统与现代、先进与落后的区别。

    在我国,中医正在广泛、深入地应用现代医学的诊疗、治疗方法,在“中西医结合”的指导原则下,西药、中药也正在混用,同时用现代科技方法与手段提取中药中的有效成分的工作也在广泛开展,对一些中药的毒性科研试验,也在同时进行。屠呦呦先生的诺贝尔奖也的确肯定了这方面工作的成就,从中草药青蒿中萃取的青蒿素单体或衍生物单体,实际上已是一种现代医药(即西药)。这是我国传统的中医、药踏上向以科学技术为基础的现代医、药转化进程的重大成果与标志。这种进步表明:传统的、深厚的中草药资源为人类现代医学发展是可以提供灵感,做出中国贡献,提供中国方案的。

    这是我国传统医、药走出困局、转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2017年10月31日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482795&boardid=1

发表于 2017-11-2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确认知马兜铃酸,拒绝人为伤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与建议|帮助|Archiver|手机版|E滁州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110018

GMT+8, 2018-4-24 07: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X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