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滁州|bbs.0550.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06|回复: 32

小学生副班长竟“受贿”好几万,还逼迫其他学生吃屎喝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e0706c7x.jpg

小赐威胁同学
  七个人的班级,就像一个王国。13岁的副班长小赐,拥有检查作业、监督背书这样的权力。然而,就是通过这点权力,他向包括正班长在内的6个孩子要钱。钱没给够,就逼迫喝尿吃粪。小赐上网上学,有专门的孩子骑车接送,他要来的钱,有专门的孩子替他保管……实际上,他个头矮小,打不过其他的孩子。

  但这个13岁的孩子,却把这点权力运用到了极致。

孩子们在怕什么?
  受害学生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小赐把情况汇报给老师,老师就会体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孩子。蹲着马步,让同学用扫帚打背、打屁股,狠狠地打。”
  钱惠彻底死心了。她找出一把刀,放在桌子上。找来长长的绳子,从屋梁上穿过去,两头垂到地上。然后坐着,等待儿子回来。
  晚上7点,小岩溜冰回来了。
  小岩不敢直视妈妈的眼睛,低着头,双手手指头相互搓捏着。
  “你包里六块三毛钱又是哪里来的?……你不是讲过你再拿钱就自己断一只手吗?刀在这里。或者,你干脆上吊算自杀吧,就当我们没有养你。”
  小岩恐惧到了极点,因为偷家里钱被吊在屋梁上暴打的情景再次浮现,蜷缩在角落里,眼睛不敢直视,噏动着嘴唇,却没能发出声来。
  A蹊跷 发现隐秘“王国”
  “我星期一要背书,如果不准备两百块钱,我书就背不过,我就要喝尿、吃屎,还要挨打……”
  这些年,小岩在家偷了无数次钱,最多一次偷一千。上周,竟然偷到隔壁的赵老师家了!钱惠给儿子一周的时间,让他交代偷的钱干了什么。眼看一周过去了,他还没交代,而这次,又从他书包发现了钱!钱惠说,“这孩子没救了!”
  小岩缩成一团,勾着背搓着手指。目光锁定在手上,不敢移动,偶尔瞟瞟父母,又迅速低眼皮。
  僵持了十多分钟。父亲何俊发话了:“子岩,我们不打你,只要你勇敢讲出来,只要你不继续犯错,你还是我们的好儿子。”
  突然,小岩浑身颤抖,哽咽着却哭不出声来,哽咽了好久,终于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说:
  “爸爸,我不能讲啊!我讲了就不能活了啊。”何俊心头一凛!突然有些难过。
  “你跟爸爸讲讲,你讲了与不能活有什么关系呢?”
  “这钱是给副班长(怀远教育局称是“语文科代表”)小赐保管的,我如果说了,他就不要我活了。”孩子泣不成声。
  “你上周偷赵老师的钱到哪里去了?”“我星期一要背书,如果不准备两百块钱,我书就背不过,我就要喝尿、吃屎,还要挨打……”
  “这么多年你偷的钱,都干什么去了?”“都给了小赐。”
  震惊之余,何俊将信将疑:屎尿怎么能吃得下?太荒唐了,不可能吧?
  “谁让你吃屎喝尿啊?”“小赐。”“你们这么大的人了,他让你们喝就喝?”“不喝就要挨打,背书写作业就不能通过检查。”“你说你吃屎了,喝尿了,可有人看见?”“全班六个人(除了小赐)都喝了。”
  “你尽胡扯!你们怕他,难道你们班长小东也吃屎喝尿?”“他有权力不敢用。”
  问了大半晚,已经到了当晚10点过。钱惠一边听,一边伤心,他们决定次日去其他同学家问问。

 令人沉重的真相
  “走访完所有的孩子,孩子的父母忍不住,冲过去抱住儿子,放声大哭起来”
  小岩所在的安徽怀远县火星小学位于城郊,此前属于火星村,多年前因为发展工业区拆迁,火星小学搬到了现在的地方,保留了一个教学点。这些年,很多学生陆续转学,这里的学生越来越少。小岩所在的班级,从最开始的20多人,读到六年级时,已经只有7个人。
  这七个孩子是:班长小东2003年12月生;副班长小赐13岁;小运2002年2月出生;小然2002年生;小江2000年8月生;小岩2003年6月生;小邢17岁。
  这晚没怎么睡好。早上七点,何俊和钱惠叫起儿子,去了班长小东家。
  敲开门,小东见到他们,开始往后躲。
  听了钱惠的诉说,小东的爸爸铁青着脸,朝向小东:“你可喝过屎尿?”小东嗫嚅着说没有没有。父亲扬起手要打他,被何俊阻拦。两个女人把小东叫到一边,给他打气做工作,小东承认了。
  钱惠又带着两个小孩去了小江家、小运家、小邢家。走一处,就把孩子带在一起去下一家。
  29日下午,贾波正要去上班,经过2楼父亲的屋子时,听到有人说话。一进屋,一女士就介绍自己:“我是你儿子同学小岩的妈妈。”贾波以为儿子跟人打架了,质问的眼神投向站在床下的儿子小然。
  “你可知道,我们的孩子在学校,吃屎喝尿了。”钱惠一边说着,眼泪一边扑簌扑簌往下掉。贾波头脑一片空白,呆了呆,问儿子可有此事。小然嗯嗯着不敢讲。
  小岩见状,哭着朝小然喊:“你讲吧,我们都承认了。”
  小然于是和盘托出。走访完所有的孩子,钱惠忍不住了,冲过去抱住儿子,放声大哭起来,何俊也哭了。这些年,孩子挨过自己多少毒打啊!小岩告诉爸爸妈妈,自己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焦虑到哪里去找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给小赐筹钱上!即使父母这样打,他们也不敢讲出在学校所遭受的屈辱。
  B规矩 副班长的“王法”
  “每次背书时,孩子们必须拿钱给小赐。不给,则会喝尿吃屎”
  家长们找到学校,把情况汇报到了怀远县教育局。
  5月3日,学校召集了双方家长在学校见面,小赐承认六名学生拿钱给他,也承认对方吃屎喝尿的情况,小赐父母表示要归还孩子们的钱。但小赐及其家长同时称,一切都系同学们自愿。次日,小赐转到了其他学校。
  5月6日上午,怀远县教育局纪工委找到涉事的六名学生进行调查。根据调查笔录,情况是这样的:
  孩子们最近的一次吃屎喝尿,发生在五一放假前。因为小岩在家偷钱被家长发现,没能拿钱交给贾尚赐。这天,小运与小岩、小然三个人,一起到厕所,小然用撮灰的撮子弄来大粪,在小赐的监督下,用手指挑起,抹了一点点在嘴里,小然最先,接着是小岩,然后是小运。
  此前一天,他们也吃过一次,是用零食袋去捏的,有指甲盖大小的分量,也是因为书没有背过,没有拿钱。
  这只是小运的说法。班长小东称,自己没有吃过屎,但喝尿发生过,在更早的时候。

  那是五年级下学期,同样在教室里,小赐朝瓶子里撒了尿,然后逼迫小运跟小东也朝里边尿,要求大家喝。小东、小运、小然、小江、小岩都喝了。六年级的时候,他们又集体喝了一次。“小赐让喝的,因为作业没写,不喝不行。”
  家长们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其实跟孩子聊天时,掌握的情况远远不止孩子们向官方说的那么几次,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孩子们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次。
  按照学生们的讲述,小赐制定的规则是这样的:
  每次背书时,孩子们必须拿钱。他会根据每个孩子向家里拿钱得手的难易程度,以及各家的经济状况,制定拿钱的数量。如果家里经济条件不错,钱好拿,那就会要求多拿,反之就少拿。
  如果不拿钱,作业检查肯定过不了。这一点,小然的父亲贾波曾经有过疑问。因为老师布置了作业,儿子回家后,他们就督促儿子写字,写了整整两个本子,他也检查了。可次日,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你家小然作业又没有写!200个字,就有180个字写错!”
  贾波不服,说自己亲自督促儿子做了作业。“不信你来学校看!”老师撂下这句话,挂了电话。贾波满有自信地跑到学校,让儿子把作业本拿出来,但儿子拿不出来。“我看着你写好的,你是不是搞丢了,你再找找书包。”小然茫然地把书包翻来翻去,没有。贾波被狠狠批评了一顿,觉得一头雾水。
  直到事发后,小然才敢告诉爸爸:因为自己没拿到足够的钱给小赐,小赐在检查他作业的时候,直接撕了扔了。
  当然,如果拿不到足够的钱,背书也过不了。
  所有的孩子都有类似遭遇:拿了钱,过不了关也能过;不拿钱,过得了也不能过。逼人吃屎喝尿、打人、“专车”接送、指定“会计”、专人买早餐……这个7个人的班级,就像是小赐的王国。
  谁在背后撑腰?
  小赐把情况汇报给老师,老师就会体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孩子。“蹲着马步,让同学用扫帚打背、打屁股,狠狠地打。”
  怀远县教育局纪工委的调查人员有些不解:喝尿的事为什么不告诉老师家长?
  小东回答:“没有告诉,怕小赐打。”小东的说法,代表了所有的孩子。
  实际上,除了小邢外,其余孩子都比小赐高大,有的甚至要高出一个头!论打架,小赐当然不是对手。
  然而小赐有办法。孩子们在回答家长的疑问时说,要惩罚人时,他会让大多数孩子通过作业检查,让通过作业检查的孩子,打他要惩罚的孩子,于是孩子们人人自危,言听计从。
  根据孩子们的讲述,华西都市报记者了解了小赐成为“孩子王”的过程。
  在二年级的时候,小东和小赐成绩优秀,被老师指定为班长和副班长。
  因为小赐表现强硬,拥有了检查作业和监督背书的权力。开始的时候,孩子们为了能通过背书和检查作业,比较亲近小赐,会将自己的零食分享给小赐。慢慢地,如果没有零食,小赐就会索要,没有得到满足,就不好过关。
  小赐把情况汇报给老师,老师就会体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孩子。“蹲着马步,让同学用扫帚打背、打屁股,狠狠地打。”
  学生们怕被老师打,千方百计要通过作业检查。三年级的时候,小赐开始上网,不再满足同学们给零食,开始索要钱,并让同学给他买早饭。
  先是几块、十块、十几块,同学们把自己的零花钱,都给了小赐。
  到了四年级,小赐迷上游戏,要买装备,常常去网吧。小江有自行车,他就指定小江送他上网吧,并规定时间,到了时间要去网吧接他回学校。同学们的沉默,让小赐胆子更大了,他规定每周必须例行给钱,如果要检查作业了,就额外收更多的钱。

  有些孩子也想过反抗,但他们担心,如果搞不倒小赐,那以后的日子更加暗无天日。小赐被投诉过三次向同学要钱,班主任顾利珍都知道了,但小赐的副班长地位,却牢不可撼。
  一步一步地,最终发展到喝尿吃屎他们也逆来顺受。而小赐,通过这种人格矮化行为,彻底征服了所有的同学——成为了这个群体的“王”。
  从最初的几块钱,到后来的几十块上百块,再到上五年级时几百几百地要。一位已经转学的女孩子称,在五年级时,曾一次从家里偷了800块给小赐。
  这些年,家长们发现一个怪现象,孩子都不在家吃早饭。事发后他们才明白,孩子们是想借着上街吃早饭的名义向家长要钱。“你不知道,我每天都没有吃早饭,都是把钱给小赐。”贾波听了孩子的哭诉,自己也哭了。
  有一次,小邢的家长发现孩子偷钱,后来找到学校,在小赐的课桌里找到了钱。此后,同学每次拿来钱,小赐就不再收下,而是先点数,点了指定一个学生保管,等放学的时候,或者他用的时候,再拿来。 所有的孩子和家长均称,小赐的头脑不一般。他们举例说,小赐曾经卖游戏装备就卖了一万多。
  小岩说:“最开始怕他,后来就彻底臣服于他了,他做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
  C觉醒 教师调离  校长撤职
  事情败露后,小赐给小江发来QQ信息称,你等着,放假弄死你。但孩子们不再恐惧。
  事情真相大白,家长们开始自责。
  这些年来,孩子老是偷钱,被发现后就对孩子毒打,孩子却只是咬定钱掉了。小静被妈妈打得太凶狠,奶奶还报警过。所有的孩子,都变得沉默,不敢说话,也不敢直视父母的目光。“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就像压着一块石头。”
  作为一个严父,何俊放不下架子与儿子谈谈。
  事情暴露后,家长们找到了以前班上唯一的女孩子小静,小静也表示自己喝过尿。后来她一直念叨老师教得不好,加上搬家的原因,就转学了。

  根据家长们的统计,小静交给小赐的钱最多,因为她常常帮妈妈在超市卖东西,得手的机会最多,前后给了一万多元。其次是小岩,因为家里钱比较宽松。其余的孩子,有的给了两千到四千不等。
  日前,安徽电视台披露此事后,怀远县警方介入调查,教育局很快认定了部分事实,并作出处理:撤销班主任顾利珍的教师资格,调离火星小学,撤销校长职务,调离火星小学。
  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安徽电视台记者采访后,班主任顾利珍还冒充钱惠打电话给记者,称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是孩子们嫉妒小赐成绩好编造的。
  事情败露后,小赐给小江发来QQ信息:“你等着,放假弄死你!”
  小江迅速回应:“是找人打我?”
  小赐回应:“你等着,放假弄死你,你看我弄不弄死你。”
  但孩子们不再恐惧他了,小岩说:“我现在不怕他了,我会收拾他,我一个人收拾他就够了!”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何以前这么怕他。
  专家说法
  教师监督失职 是所有悲剧的根源
  四川大学社会学博士肖尧中表示,这个事件实际上是社会权力效应在这个小群体的投射。确实,这个孩子比较聪明,他善于运用自己的那么一点权力,并自发地运用权力对群体进行制衡,他本身不具有暴力,但他为了收拾人,可以让多数学生通过背书,让这些学生去打他要收拾的人。而且他善于从经验中吸取教训,比如找学生帮忙保管索要来的钱财。最终,他通过让同学喝尿吃屎这种矮化人格打击自尊的方式,彻底解除了同学们本能防御,让他们臣服于自己。
  任何一个群体,都会产生权力。而权力的监督,必然来自赋予权力者。赋予权力者监督的失职,是导致权力为所欲为的原因。所以,就这起事件来看,老师的监督失职,是所有悲剧的根源。
  事情暴露后,怀远县教育局调查后发布情况说明:经初步了解,涉事学生(小赐)为语文科代表,多次以检查作业和背书为名,向同伴同学索要财物,并先后两次逼迫同学喝尿。教育局召集所有的家长协商解决此事。
  家长们提出了三点意见:1、为了挽救小赐,将他送到工读学校;2、这些年孩子们一心筹钱,没心思学习,要求全部留一级;3、归还小赐所索要的钱财大约3万元,另外进行精神损失赔偿。
  15日,教育局召集家长,对该事件进行答复。相关方面表示,已经联系了小赐的家长,对方矢口否认此事,这与当初其承诺退钱的说法大相径庭。家长们表示,将联系律师,起诉小赐家长和学校。目前,警方仍在对事件进行调查。(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发表于 2018-1-1 2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天 这个孩子必须死 以后绝对是祸害!
发表于 2018-1-1 23: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次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 金星还是站着撒尿的
发表于 2018-1-1 2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孩子以后出入社会了  也是个害人得主
发表于 2018-1-2 07: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样的家庭出什么样的人,人渣!
发表于 2018-1-2 07: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孩子决对和这个老师有亲戚或朋友关系!
发表于 2018-1-2 07: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垃圾孩子,有其父必有启子,父母有很大关系,这小孩走上社会,会走上不归路
发表于 2018-1-1 2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得了
发表于 2018-1-1 2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这样的孩子进入社会。不是地痞就是贪官。学校有直接责任!
发表于 2018-1-2 08: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老师有主要责任,一个小孩能把权力运用的如此!别告诉我这个老师是个白痴!
发表于 2018-1-2 08: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好教育,以后就家败了
发表于 2018-1-2 00: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2 0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2 04: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2 05: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发表于 2018-1-2 06: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孩子以后是个祸害!
发表于 2018-1-2 06: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就是个祸害了
发表于 2018-1-2 07: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与建议|帮助|Archiver|手机版|E滁州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110018

GMT+8, 2018-1-18 08: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X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