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滁州|bbs.0550.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86|回复: 16

有感那些被雪压断的香樟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9 2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了滁州火车站,我便让道路两侧的景象惊呆了:前不久还郁郁葱葱的香樟树,已然被猝不及防的积雪给压断了,折落的枝叶混着道路上乌黑的泥土、积雪,显得泥泞不堪。花坛里的灌木覆着一拃高的雪,像一床厚厚的棉被,在昏黄的路灯下,映衬着香樟树的残躯。这场暴雪来之前,有气象部门的预警,各中小学、幼儿园为此也放了假。然裸露于外的各色植物,便毫无征兆地承受这场大雪的洗礼,脆弱的香樟树以及其它常绿多叶植物遂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人行和非机动车道上的积雪有二十多厘米深,甚至更厚,人行是无法落脚的。临近夜晚九点,干道上依然有环卫及其它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清扫铲除积雪。一些人把断落的香樟树枝干拖在一起,再用卡车运走。如不经意,还以为这么晚车辆拖走的是一车树苗。有树径达十数厘米的香樟树,从主干分杈处断裂,辅干更不用提了,很多有碗口粗的都连皮断了。气温陡降,雪落得猝不及防,令这些南方娇嫩的常绿景观植物难以缓过神来,便遭受到难以承重天灾之负。
  我边走边观察这些城市刻意移栽的行道景观树,往昔丹桂飘香时节,香樟树也会挥洒她那独有的香气,沁人心脾。有回在外地同样的一座火车站前广场,空气中弥漫着悠悠的香樟树馨香。一对来自东北的老人,指点着车站周边的那些粗大的香樟树,带着羡慕的语气说:“这些都是香树吔!”我自豪地跟他们介绍:“我们南方到处都是这种树,过去很多人家的家具都是这树打的呢!”他们聆听后频频点头,表示称赞。如今这些人见人爱的城市行道树,就这样让一场暴雪摧残了,不由得令人痛惜起来。
  在往后的两天,我乘坐城市的公交游走于南方的这座山水之城,也有人称谓她为“亭城”。“山”无外乎《醉翁亭记》里的“环滁皆山也”;“水”乃“让泉”和“丰乐泉”、“西涧湖”等;亭即“醉翁亭”和“丰乐亭”,还有同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之“醒心亭”了。滁州山水沾这么些位人文气息,便愈发令人神往了。然透过洇着雾气的车窗玻璃,看到街道两侧黄的梧桐、绿的樟树和灌木,更甚刚正不阿的“竹君子”,也倒伏在这次寒潮飞鹅中。我沉思良久,分析出三个原因:一是气温陡降,植物来不适应,枝干显得脆弱;二是温度低,雪难以融化,以致于多叶或茂盛的植物枝干上雪越积越多;三是雪下得大。凡此种种,往昔娇生惯养的香樟树脆弱的枝干便摧枯拉朽般被积雪压断,那种“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景,是难以看见的了。确实有些耐人寻味。
  周末到处溜达,遇到从丰山上下来的俩位“驴友”行头打扮的人,他们扎着裤腿,穿着登山鞋,风衣风帽,手持拐杖,背着携带随身物品的双肩包,乍看还以为是登“珠穆拉玛峰”或“阿尔卑斯山”下来的侠客。我看他们风尘仆仆地下来,就赶忙询问:“山上面开放了吗?人能登山吗?”竟然得到肯定的答复。我心里一阵激动,连声谢谢后便信步往山里而去。我就穿着一双大皮鞋,从路边断落的树枝上折根“拐杖”。这上山的路如果没有人铲除积雪的话,肯定上冻打滑,得用这根“拐杖”支着。寻思:如果路面实在太滑,我就不上去了,别一人滑落到山崖下,到时候哼哼也没人知,就划不来了。一切见机行事,随机应变,“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都哪跟哪啊,用词不当,主要激动的语无伦次了。
  一进山里,虽然道路有些滑,但沿着“前人”行走的羊肠蹊径,还是有路可寻,有阶可拾的。半道上还遇到一位下山的小伙子,人家真是小伙子,才二十来岁。迎面碰到的时候,我向他询问:“山顶能上去吗?”他朝我笑笑,道:“就下来有点滑,一定要小心!”我赶忙再次谢谢,这今天是我第二次向被询问的“老师们”咨询问题了,说明我对上山顶没有信心,怕有危险,更怕这把“老骨头”摔下去,那就没有全椒什么咸菜、肉丝面、香肠、大肉包子,还有全椒牛B炕饺子吃了。岂不冤枉哉?
  边走边瞧,忽然觉得山上的树倒没有山脚下的城市树那般,在这场大雪中显得一片残枝败叶的景象,这倒令人十分诧异。不同样是雪吗?为啥山上的树木断落的少,而山下的那些香樟树怎么断得一塌糊涂,不可收拾呢?我寻个亭子小憩下来,举目四顾,看山上的那些参天大树。琢磨了好久,似乎看出点门道:山上的树都是季节分明的野树居多,“春生夏长秋落叶冬藏”,如今这个季节这些槐树榆树等落叶植物,早就适应了本地的气候环境,虽生于岩石崚嶒、山势陡峭之累卵之地,然迎风霜、沐雨露,仰日月之精,吮天地之气,于夹缝中觅生机,逢山开路遇水填桥,自生自灭,岂不与自然同呼吸、共患难乎?虽经狂风暴雨而不倾,历雪箭冰霜而不屈,不卑不亢,昂昂然于丛林苦挣向上,显生命之顽强。把有限的水和养分合理分配,能不冗余的地方就不生长多余的枝蔓,身形虽薄然骨根硬,枝叶不丰然筋血盛。这无疑给山下那些人工培植的行道树上了生动的一课,其寻日无冻馁之虞,阳光雨露自然恩泽,干旱时节有水浇灌,枝叶漫滋,华盖如翳,陶陶间四季不明,沾沾间寒暑莫辨,无居安思危之瞩,无天灾人祸之变。恐一场暴雪陡然降临之际,深山老林的野生杂木,早已抖却一身浓重的夏装,落尽繁华,纵一袭精骨直指锋芒,冰霜雪降能耐何兮?风吹岿然,雪压料峭,勾勒出一幅冬雪图画。而山下的那些自小倍受呵护的行道树啊,早已粉褪鬓散,叶落花残,一片凄凉景象,令人痛惜。倘若把这场雪灾中的香樟树比作成女人,那么山脊上的这些嶙峋不抹粉靥的沧桑老树就是顶天立地而不阿的男爷们。可惜这些“爷们”们,也难作护花使者,只能自顾自罢了。这护花的使命,就真真切切地交予我们人类:既然你种植、养护了这些美丽的香樟树,那么“解铃还须系铃人”,就请我们人类多多招顾这些行道树。
  我于半山腰的凉亭中呆坐良久,眼都不眨地瞅着山岭的这些棵槐树发愣。倏然一团洁白的雪花滑落下来,惊醒了我的凉亭一梦。我从石条凳子上站起来,拍拍冻得冰凉的屁股,杵着折来的“树拐”继续爬山去了。人有的时候,不就像山下的这一棵棵香樟树吗?我想。

发表于 2018-1-9 2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高考时作文满分吧!

点评

跑题 都跑扎线了 。 还满分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0 08:18
发表于 2018-1-10 01: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y8023@
发表于 2018-1-10 02: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人进来都懒得看

发表于 2018-1-10 05: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06: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允浩爸爸 发表于 2018-1-9 23:10
楼主高考时作文满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06: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06: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y8023@ 发表于 2018-1-10 02:21
一般人进来都懒得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06: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ujunay
发表于 2018-1-10 06: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不错
发表于 2018-1-10 07: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大招风!枝繁叶茂,难以承受暴雪之重!
发表于 2018-1-10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允浩爸爸 发表于 2018-1-9 23:10
楼主高考时作文满分吧!

跑题 都跑扎线了   。   还满分  。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0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PK发型不乱 发表于 2018-1-10 08:18
跑题 都跑扎线了   。   还满分  。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0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09: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望千年 发表于 2018-1-10 07:19
树大招风!枝繁叶茂,难以承受暴雪之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与建议|帮助|Archiver|手机版|E滁州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110018

GMT+8, 2018-1-20 09: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X
 记住我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