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滁州|bbs.0550.com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3|回复: 2

老 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06: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随着年龄增长,在外奔波不易,看着自己的面庞一天天变得苍老,额头往昔一头浓发日渐颓落,便感慨岁月之流逝,时常想起自己儿时生活在农村的那些场景来。像我这般年纪的人,有的生活中充满了朝气和豁达,不像我这般恋旧,可能心态使然吧!然每每脑海里浮荡儿提时的诸多趣事和生活场景,心中便会滋生万般温馨,这也是一种反刍生活之甜蜜感受!
  儿时的老村子,已经过了三十年,早就拆迁了。老屋即使不拆迁,也要自己倒掉的。家里兄弟姐妹诸多,早些年升学或工作早就搬走了。余下的四间茅草土墙之老屋,留给我小舅家住。小舅家子女诸多,再加上几位儿子分家另过,七八间大瓦屋不够住,小舅和舅母便把房子分给几个儿子,搬到我家的老屋住,谓之“冬暖夏凉”。小舅说这老屋好,冬天茅草似厚厚的棉被保温,夏天兼有避暑之功效,住着也习惯。老屋东西山墙逢雨季有点墙面渗水,后东山墙又有点歪斜,于是在城里的父母就给了几百块钱请人翻修一下,毕竟二十年的老房子,屋顶上的草有些结块腐烂了,要置换些荒草。请来的村里工匠上屋顶翻草时,我也在下面看,还好,除了附表的一层草,下面的草还新鲜着呢!当初盖老屋的手艺人技艺真是呱呱叫,几乎能做到铺好的屋顶滴水不漏之效果。至于后来屋顶表层的荒草腐烂了,那是岁月侵蚀的原因,不论其它。
  东山墙倾斜得厉害,表哥怕倒了,一直用碗口粗的木杠子顶着,久了也不是事情。父亲考虑着等退休了还回来住,遂一起请人修了,土坯砖做起来太费事,就因地制宜与时俱进地换了青砖水泥砌,这样也牢靠些。隔了几日山墙和屋顶都翻修好了,门口又做了一方水泥地,方便雨天稀泥滑烂地回来,跺跺胶鞋上的泥巴。老屋便旧貌换新颜了,依旧归小舅和舅母住。房子没人住,倒了也没人知晓的,皆大欢喜。
  老屋门口四棵瓷盆粗的大榆树,父亲说栽了有二十多年了。父亲是位讲究人,当初老屋择址的时候,父亲就仔细斟酌一番。选在村的最西头,距打稻场和一方池塘不远,门口出场大。父亲说窝在村里,前后出场小,视野也不开阔。邻着池塘,洗涮方便;离自己打稻场近,收场也方便些。后来在门前栽了这几棵大榆树,复在塘边插了十几棵柳树,植了些茭瓜,又往塘里甩了几棵藕苗,后来便蔚然成秀了。
  我们哥几个的童年生活,就在此度过。门口出场确实开阔,春有杨柳依依,夏有青禾连片,秋有打稻场的丰收喜悦,冬有田畴的白雪皑皑;早上一开门,荷叶的清香扑面,令人为之精神一振;夏日夜晚的时候,耳畔常蛙鸣阵阵,间有水鸟的怪叫声。躺在门前的凉床上,繁盛的榆树枝叶间,能看到流星一划而过,一道亮线一闪而泯灭;能看到人造卫星隐藏在浩瀚的星辰中慢吞吞地游走,倘若不定睛凝神,你不会在意它们的存在的。当发现后,便会很激动,指着喊哥来看。稻场上萤火虫提着灯笼在踱步,月宫嫦娥会遥遥地展露些依稀的倩影,令人无限遐想,嫦娥的身姿一定是非常的曼妙,肤如凝脂,那是一定的。
  家里后来在老屋前盖了几间防震棚,村里人那时都信誓旦旦地讲:“李四光预测的几条地震带,就安徽这片还没震过。”说的人心惶惶,遂各家都在门前空地上盖些小棚子,谓之“防震棚”。这不都三十多年过去了,全椒也没啥大情况,但居安思危的考量也是有些道理的。父亲说干脆把防震棚盖成牛屋算了。村里田亩分到户后,我家和小舅家姨娘家合伙拈到一头大水牛,过了不久牛还过了条小牯牛,村里人说赚到了。牛是庄稼人的好伙伴,当年耕田耙地都靠它。田野河坡上有青草的时候,都是我们小孩子牵着去放牛,等到了冬天,喂牛得用稻草裹着黄豆喂,牛是干重体力活的,庄稼人得喂养好它,来年开春还得下地干活。当年村里家家户户都有牛,到年底的时候村里也会杀条羸弱的老牛,每家每户分些牛肉啊,再从塘里箍些鱼上来,捻“秋子”(用纸写上数字,揉成团,对应着鱼堆子的号,拈到什么数字就取哪个堆子的鱼或肉)分着过年。现在耕田都机械化了,牛便少了不少,难得在县城周边的田野上看到几头,那都是人家养着留着过年卖的。
  牛棚子盖好后,后来又箍了鹅和鸭在里面。小孩子当年田间地头收割挑把子不照,但是给大人送饭,打稻时候用叉叉挑着马灯照着,暑假放牛放鹅放鸭子那些事,必须要做的。农村娃,既然前面带有农村两个字,就是农村人,农民的儿子,学干些农活那是天经地义习以为常的事情。等长到十五六岁,挑塘水挑井水,下地割菜籽挑把子那些也是要学的。农村人农活干得多,夏天光着膀子时候,身上的肌肉都一块一块的,光滑的胴体晒成古铜色,渗出一颗颗晶莹的汗珠,这些都是常年栉风沐雨日晒雨淋的印迹。当年街上小痞子多,小痞子都穿得花里胡哨的,吹着费翔头,没见过世面的农村人看着有点森人。但是城里小痞子中看不中用,当年村里几位小伙子去城里卖西瓜,几个小痞子过来惹事,让村人几拳就打趴下了。小伙子回来得意洋洋地说:“城里小痞子看着怕人,真打起来,一拳就放倒了。”想想,当年我们农村伢子力气也真得蛮大的,十二三岁就能一手举起一辆凤凰牌加重自行车,十五六岁就能把地上二百多斤的石头磙子给竖立起来,甚至推着跑,这也是常年累月干农活的结果。
  老屋前面出场大,父亲后来又逮来两头羊羔,让我们放。我们不仅要放牛放鹅,还要跑到塘里摸河蚌,回去破开喂老鸭。现在又有事情做了,天天一放学,挎着个大花篮子,去油菜头间的田埂上割草秧子给羊吃。有时候黄豆秧子羊也吃,我们剥完黄豆后,就把秸子任给它吃。看着它小嘴一挼一挼的,小山羊胡子一抖一抖的,一天天长大,我们也甚感喜悦和乐趣。那时候羊肉是真膻气,年底吃羊肉面后,那喝水杯子都能膻几天,气味散不掉。那时候你要吃羊肉面,出去和人说话,人家都能闻出来你中午吃羊肉了,可想气味之浓重。因为那时候的羊,都是一点一点喂养起来的,长得慢,吃的好。倘若山羊再每天满山满田野跑,那就跟如今的“跑山鸡”一样,味道不一样的。为什么如今人一说到“正宗农家老木鸡”,那口水就一下子挂下来了,即使不拖下来,那唾沫也咽咕噜一声,大喉结一动,为什么呢?因为他吃过,知其味耳!我们那时候饲养的山羊也是如此味道。有次哥集镇上的几位同学来玩,男男女女好多帅哥靓妹,我们农村人朴实,看到城里的帅哥靓妹们,我们就下最好的羊肉挂面给他们吃,孰知男孩子抹着红胡椒酱吃的嘻一声哈一声,大快朵颐;而女孩子们闻到羊肉味道就膻跑了,死活都不吃。就像如今的讲究女士不吃葱蒜一样,人家讲究人,怕口味重。她们是无缘之种口福了。
  村子后来连同村后的柿子园,都改造成良田了。新村子楼上楼下,联体别墅,整个乔迁到交通更加便利的路边。村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赚钱去了,留下一些中老年人还在忙碌着几亩地,后来累不动了,索性土地流转给大户或企业了,从田间地头脱身出来,会手艺的就去城里工地上干干瓦工木工等,不会手艺的上街帮米厂扛扛包,出些重体力活。毕竟收入要比田里略好一些,还不用整天苦死扒活地守着那“一亩三分地”,时间上也充裕些。我和我的儿时伙伴,容颜都有些苍老了,有的鬓生华发,咱们老兄弟相聚一笑的时候,个个眼角都赛大菊花。唠的家常也是:“儿子或闺女在哪在哪了,都挺好的。”回头再看看喊自己“表叔,舅舅”的小伙子小闺女们,咱一个都不认不得了。当年的小娃子如今都出落成小帅哥小美女,吾辈焉能不老乎?看着他们洋溢着青春朝气的灿烂面孔,心里甚是欣慰开心。他们她们不就是我们昨天的影子么?不过话也说回来了,他们或她们比我们昨天帅多也美多了!也更幸福多了!

  
  还记得那一片蛙声么
  还记得那一池星星么
  只是回首时
  三十多载光阴过去了
  
  塘里的荷花开了又谢
  我真傻,
  我还惦记我家的老屋呢

  新农村房屋三上三下小别野
  院中还有厨房 一口井
  孩子们都出去赚钱去了
  几位老伯门前晒着暖阳
  几位老兄弟围着小方桌打着扑克
  
  老村已然变成良田
  村后的柿子园呢?
  也!那老屋门前的塘咋平了啊?
  记得那塘里面好多鲫鱼耶!
  还有泥鳅和黄鳝
  我还在里面偷过藕!
  我家的柳树呢,茭瓜呢?

  奥!都随岁月一起流逝了!
  我的老屋,始终留在我的记忆里... ...


  
  
  

发表于 2018-1-11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的好文字,
发表于 2018-1-11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诉与建议|帮助|Archiver|手机版|E滁州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110018

GMT+8, 2018-1-20 09: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X
 记住我 忘记密码!